No, I am not talking about thinking of the good old days with a cup of drink. Today we are talking about our recent release of a new feature in our modified version of deep learning toolbox, Caffe. https://github.com/yjxiong/caffe In this release, we have implemented the functionality usually referred to as “memory multiloading”. A Wiki page is set up to describe how to use feature https://github.com/y  阅读全文...

要去开会了,需要制作Poster,手头最容易得到的工具就是PowerPoint和Visio了(各位Linux Geek请无视我)。 至于教程什么的,网上太多了,下面只讲讲我遇到的几个问题,以及怎么解决的。 1. 对齐 学术Poster一般会要求打成A0的大小,也就是1米宽(或高)。这个时候在电脑屏幕上看不出来的几个毫米的错位完全会让我们poster看起来犬牙交错。怎么办呢,我们可以善用MS提供的Visual Aid工具集。这一套小工具包含了网格(Grid),胶贴(Glue to)以及辅助线(  阅读全文...

这是IAAI( Innovation Application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) 2013的一篇文章。讲到UT Austin的CS系发明了一个新系统,用机器学习的方法来审查PhD的申请材料。方法和结论都挺有意思的。 这个系统流程是这样的:首先把收到的申请材料做feature encoding,然后用一个简单的Sparse Logistic Regression来打分,然后按分数高低顺序给commitee的分发材料。然后commitee的人也会给申请材料打分,然后综合得到录取决定。在2012年的录取工作中,他们只是使  阅读全文...

最近在学习LLE相关的东西,读了那篇引用高达5000+的paper之后。去拜访了作者Sam Roweis的主页,竟然发现主页上写着 The Department of Computer Science regrets to inform you that Professor Sam Roweis passed away on Tuesday, January 12, 2010. Please read the Department’s news release. 原来作者竟然已经在2010年去世了。 随后浏览了一下NYU提供的Sam的生平,又是一个英年早逝的天才的故事。Rowei是在听完Hinton的课之后才走上的A  阅读全文...

作为这个年代成长起来的中国青年,相信不少人都有被父母练习“男子单打,女子单打,男女混合双打”的经历。中国有句老话,“黄荆棍下出好人”。每当我们犯了错事,说了错话,往往会遭遇父母的批评,甚至棍棒,乃至引申出“打是亲,骂是爱”等等奇谈怪论。一顿言语棍棒下来,孩子往往记忆深刻,下次遇事自然会想起以前的批评教育,行为有所改变。 这种做法是否真的能出好人,我们暂且不论。今天要讲的故事与学习有关,因为在机器学习领域,有一个非常  阅读全文...